最新消息:茶叶百科知识茶的功效干货,汇集海量茶叶小知识和品牌推荐,助你更懂中国茶文化,享受茶生活!

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

茶叶百科 茶叶百科网 3浏览 0评论

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一朵白牡丹文/丁宝1.一朵是我的邻居,我们俩一边儿大。好像从记事起,她就喜欢在我家吃住玩。她总说,阳阳,你姨家真亮堂,我不想回家,我怕,我家有鬼。一朵家很少有人去,我也是去找一朵的时候才推开那扇雕了两排天使和喷水池的黑色大铁门,踮起脚尖上了两边长满苔藓的青台子,叩响那个沾满了毛絮带有很多窗格子的旧木门。快进来,饭还热着!缓缓迎出来的是一朵的妈妈,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她梳着溜光水滑的发髻,身穿青绿色绣有芍药的长旗袍,外套一件淡蓝色针织开衫,脚着浅口带袢儿的小跟皮鞋。她那巴掌大的脸上白牧丹他的代号白牧丹赵子禄,鼻子又挺又翘,一双弯月一样的眼睛里藏满了泛光的水,一眨就有可能要掉出来。细长的眉斜插入鬓,她的眉毛画得真怪,我总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真得插入鬓角了。我没讲话,默不作声的一溜烟儿跑进去找一朵。我对这个漂亮的女人,最近一年是越来越怕了。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妆容很淡,尤其是那双若有若无的眉总画得轻轻浅浅,透着一种淡淡的哀愁。而现在,她越来越像画里面走出来的女人,她给我夹菜,她对着我笑,眼睛弯起来,因为眼线太长,笑得有点妩媚,让我对她的微笑又期待又抗拒。一朵妈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白牡丹。这在现代听起来有点儿像艺名,可这真的就是她的名字,就像她的长相一样,亭亭玉立,含苞待放。

她的娘家曾经是富商,在当时被判为黑五类,房子也给了别人。随着年月的推移,那个古董一样的房子,直到1990年才又被白牡丹的老公何大海买了回来。何大海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吃百家饭长大,人也争气白牧丹,白手起家在县城开了一个婚纱摄影的门市,店名就是白牡丹。80年代,摄影在小县城还新潮的很,大家都赶集一样的带着自己的孩子不分男女画了红脸蛋,然后站在各种没见过的景色的幕布前,听着大海喊一二三,一个白光闪过,一个咔嚓声响起,就马上放松下来。很多熟人起哄,说何大海爱上面粉厂的一朵花儿白牡丹了,用门市的名字来示爱求婚呢。何大海的门市没开多久,白牡丹就嫁给了何大海。两年后,他们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何大海给女儿起名叫一朵,他说,家里有一朵白牡丹。幸福的时光太短暂,一朵七岁那年,何大海在县城的月白河里游泳赶上腿抽筋溺死了。喜欢昂首挺胸走路的白牡丹精气神儿一下子就被打没了,那么爱美的她,开始变得经常忘记洗脸就拎着包去面粉厂上班了。2.白牡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变得爱打扮爱漂亮起来的呢?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一朵读三年级的时候,又好像是四年级。就是突然有一天,她出门哼歌儿了,甚至化了淡妆了,越来越好看了。邻居都说,牡丹是从大海去世的悲伤里走出来了。

我确定,是的。因为牡丹阿姨开始穿好看的高腰格子裙,荷叶领的白衬衫,方跟的黑色开口皮鞋。走起路来哒哒哒,又像何大海在世的时候,特别精神,特别洋气。可是,白牡丹的美变得离奇,在我和一朵大概上四年级的下学期,她开始喜欢穿旗袍了。而到了我上初一的时候,她就开始画浓妆了,虽然整个人很美丽,可这美丽透着一股诡异的妖气。一朵跟我说,阳阳,我怕。3.一朵家到底有没有鬼,我不知道,但我的小学班主任刘向阳常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灵精怪,都是大家幻想出来的。我信刘向阳的话,因为他长得就像光灿灿的太阳,站到哪里,哪里就亮堂。刘向阳总穿侧面有弧度的灯芯绒衬衫,宽松的灯芯绒长裤,衬衫是驼色,下面就配了豆绿色长裤,衬衫是浅灰色,就配了豆沙红长裤……总之,他爱穿暖色调,爱穿灯芯绒,我们学生暗地里都偷偷叫他灯芯绒王子。是的,他配得上王子这个称谓。刘向阳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长度刚好的平头,额头的发际线很高,脸上有一双特别正直的眼睛,浓眉离眼睛有点远,看上去眼神倒是更清明温和了。他的声音很温厚,有磁性又暖贴。人也长得高,一米八的样子,身材挺拔魁梧。小时候经常听到邻居一些少妇倾倒般的说,好想和刘老师睡一觉。旁边的王阿婆就拿了鞋底子去抽打那些小少妇。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

啧啧啧!侬作死啊,面孔还要伐!晒太阳的家庭主妇们就捧着鞋底子扯着织了一半的毛线衣哈哈哈笑作一团。我也喜欢刘向阳,因为这么多老师,只有他一个对我特别的关心,特别的好。我跟刘向阳说,刘老师,一朵家有鬼,你能去看看吗?刘向阳歪歪头,笑起来捉住我的手说,青天白日的,哪里有了鬼?如果真有,老师给你捉了去,成不成?我一手拉着一朵,一手拉着刘向阳去了一朵的家。刘向阳站在一朵家门前定了定说,这可真是一个古董,好房子。我有点不高兴,松开了他的手,这么旧的房子,有什么好的,黑黢黢的怪吓人。刘向阳没理会我,径直上了石台子去敲门了。那天太阳很好,房间里的光线比平日好很多,白牡丹穿着一件淡青绣叶片的及膝旗袍,一双复古蓝的缎面软拖迎了出来。她刚洗过的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干,她对着我们笑笑,刘老师来了啊!然后随意用一根蓝色波点的长布条,松垮垮的绑了一根马尾。任由那湿哒哒的马尾在后背滴着香喷喷的水。我忘记刘向阳跟白牡丹说了什么话了。只记得白牡丹搓着手有点娇羞,还听到刘向阳说,哪里哪里,一朵很乖,就是有点不爱讲话,而且她那么漂亮,讨人喜欢呢。你要多陪陪她。刘向阳离开的时候,还夸了白牡丹,他说,嫂子,你穿旗袍,好看。好像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吧,白牡丹买了很多颜色的缎子,带着我跟一朵去张裁缝那里做旗袍,可是张裁缝说,现在穿旗袍的人太少了,我恐怕做不好。

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

白牡丹就买了张裁缝要换掉的一台旧缝纫机和一台锁边机,每天对着书,自己给自己量尺寸,做了一身又一身的旗袍。一个小县城,偶尔穿一下旗袍,大家也不会觉得什么,可是天天穿着不同花色的旗袍去上班,怎么看怎么像演员。那些喜欢盘腿坐在巷子口的阿婆和家庭主妇,就开始指指点点了。牡丹,今儿又穿一身旗袍啊,你别说,还真漂亮,就是开的有点高了!啧啧啧,走起路来露大腿啦!牡丹,刘老师又来看一朵了吗?啧啧啧,穿给刘老师看呢!白牡丹拎着小坤包,不由自主的用手去拽那个其实并不怎么高的开叉,尴尬的笑笑离开了。身后的议论声却没有因为牡丹的走远而消失。在我们这小地方,多扎眼啊!可不是,死了老公还这么花里胡哨。胖婶儿,人家的男人可是死了好多年了,你这话就有点不对了。王阿婆又抽出了鞋底子抽打这些七嘴八舌的女人。嘴巴都帮吾闭闭牢,卖相好又伐是杀人放火!4.一朵说,阳阳,你看我家这个镜子,昨晚我去上厕所,看到东西了,一定是鬼。一朵跟我说这话的时候,大概是凌晨四五点钟的光景儿,我顺着一朵手指过去的那个雕花赤色花梨木镶边的椭圆大长镜,借着外面照进来的微弱灯光,那里面正昏黄的映着我的脸,还有身后那红的发黑的花梨木花架。我再往前走近一些,对面镜子里,我的那张尖尖的下巴动了一动,我竟然被吓了一跳,尖叫出声,拉着一朵跑了出来。

阳阳,你能一直陪着我吗?一朵说完见我没有回应继续絮叨,爸爸去世后,我就有点怕这个地方。你说,姆妈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呢?这么破旧的地方,不知道住了多少代死去的人了。阳阳,我真的害怕。别乱想了,你不记得刘老师说了,世界上根本没有鬼。其实,白牡丹因为一朵害怕的缘故,倒是考虑过搬家的,可是买个房子也不是小事,白牡丹想要卖掉这个房子,却迟迟没人来买,说是院子里容易长青苔这种喜阴的东西,不吉利。路灯已经灭了,天色渐渐亮了一些,我和一朵不敢在她家房子里久待,就跑出来吃包子喝胡辣汤。开包子铺的胖婶儿不怀好意的站在腾腾的热气里看着一朵笑,一朵呀,你妈上晚班还没回家吗?你的刘老师又去你家看你了吗?一朵对着胖婶儿怒目而视好一会儿,才蹬蹬蹬的向着面粉厂的方向跑远了。刘老师和牡丹阿姨被人抓奸了,正陪着一朵找妈妈的我,先别人一步看到了那一幕。刘老师裸着身体倾斜的趴在白牡丹的身上,他因为太激动,整双眼睛都用力的闭着。牡丹阿姨在刘老师的身下轻声的叫,那种声音既好听又隐晦,呜呜窣窣,像哭又不像哭。他们身下有很多洒落的面粉,还有一些飘在空中的面粉屑,在刚冒出来的太阳光里飞舞啊飞舞,然后又落在他们的身上,两个人的身体已经出汗,粘了面粉的地方竟然变得黏糊糊起来,身体上面多出一道又道的白痕。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

我想到早餐吃的包子突然一阵恶心,哇的一吐,嘴巴里又腥又咸又甜。还没等我再有什么其他想法,身后已经来了一窝蜂的人,除了前几个带着怒气冲进去的人,其他的围观者都好大声的又笑又叫,露着白森森和黄吃吃的牙。本来还闭着眼睛在用力的刘向阳吓得突然睡醒了一般。那双我喜欢的又正直又清明的眼睛,布满了惊恐不安与羞涩。他找了衣服包住了白牡丹。那个速度真的非常快,因为下一秒钟,他就被自己老婆的娘家人暴打在地。是的,刘向阳是有老婆的。可是,他的老婆是个残疾。刘向阳结婚当天,老婆就被撞去了双腿,她的后脊椎也有了问题,整个人除了脑子是清醒的,身子都是死的。经常在巷口对过路人品头论足的阿婆阿婶们,说起刘向阳的老婆都用活死人代称,还说真真可惜了刘向阳这么一个近乎十全十美的全乎人儿。5.一朵和白牡丹的关系越来越是个问题了。一朵说,我看不起白牡丹,也看不起刘向阳,一个不配做我的姆妈,一个不配为人师表。我也讨厌吃馒头,讨厌吃包子,讨厌吃饼,因为我觉得面粉都是恶心的!一朵的想法我基本都认同,因为我也觉得面粉恶心。可是,我又想学着电视剧里大人的模样劝慰一朵,想说,你看,你妈妈单身,刘老师的老婆根本做不了老婆该做的所有的事,她就是个活死人。

他们一定是真心相爱的。最终我却没说出口,因为,我觉得我有这种他们真心相爱的想法本身就很下流。抓奸事件后,白牡丹离开了面粉厂,她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后来,就在路边摆摊卖衣服。摊位上有很多不同花色不同款式的旗袍,都是她自己亲手做的。时间越往前走,这个世界就越精彩,也越来越时尚了。很快这个小县城也流行起了复古范儿,白牡丹找了一处房子,做起了旗袍店。按理说,白牡丹应该过得越来越好了,可是她的眉眼一直紧巴巴的,一点也不舒展,依然每天沉默寡言的,她甚至画起了大浓妆,对待熟人,对待来店里买衣服的客人,都一样冷冰冰不上心。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大概是我跟一朵读高三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巷口的阿婆说,牡丹精神有问题了。那时,我每天骑车去学校会路过旗袍店,总能看到白牡丹的手里攥着一把老的掉了齿的木梳子,时不时的就梳几下头发,有时候会编两个麻花辫,有时候会盘起一个发髻,还有时候,会整个披散开来。她的旗袍店慢慢也就没人去买衣服了。倒是在店门口经常聚着一堆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和东家长西家短的中年妇女,还有老得快走不动路的阿婆,他们逗弄着这个神志不清的女人,或嘲笑,或叹息。白牡丹就像与这个世界永远保持着距离的婴儿,不喑世事,她总在深情的照镜子,把自己打扮的很美。

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

她疯的那年四十岁了,却依然像个少女,我甚至有段时间一度觉得一个人精神有了疾病可以保持年轻。因为牡丹真的很美,无论身材,皮肤,还是她的眼神,都像一个陷入热恋中的娇羞少女。可是她四十了,这种状态在她这种不正常的人身上,让我有种恐惧感,就像身边真的存在着一个妖怪。冬日的阳光太温吞,晒着那个大冷天却只穿着短袖旗袍露小腿的白牡丹,我莫可名状的感觉一股寒意爬上了后背。6.刘向阳的老婆在我和一朵高考期间死了,是自然死亡。大家都说他对得起这个可怜的女人了。刘老师四十二岁了,他依然爱穿灯芯绒,只是他再也不像灯芯绒王子了。他老了,有胡子了,虽然依然帅气,可是我总忘不了那怪异的一幕,面粉扑满他裸露的身子,他闭着眼睛,在用力。我的耳边甚至还回响着牡丹阿姨那既动听又奇怪的轻声呢喃。我离开了小城,和一朵一块儿到北京读书,离开之前也没有跟我们曾经特别喜欢的刘老师说再见。我和一朵在一个班级,可是我很少再看到一朵了,但她心情一直不错,她总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我最近很忙呀,太忙了,我不想读书了,我想离开这里了。她笑起来真像白牡丹,大大的眼睛弯的像一枚月牙,嘴角微微上翘,比在老家的时候,明媚阳光多了。而且,一朵再也不说见到鬼的这种鬼话了。

挺好的,这样就好,她不再害怕了。离开老家后,每年的每个学期末,我都会定时收到姨妈邮寄来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何其幸运,没有父母,却有这样疼我的姨妈。为了减轻姨妈的负担,也为了省钱,我找了很多兼职,也很少回家。姨妈跟表姐总打电话到宿舍催我回老家。她说,你是准备死在外面了吗?我也不知道,我不想回那个城,我对刘老师跟牡丹阿姨的事情依然有所避讳,对面粉做的东西依然没有胃口。他们真的吓到了我。直到大三暑假我见到了刘向阳和白牡丹。刘向阳老了很多,他穿着垂坠的豆沙绿长袖衬衫,垂坠的豆沙绿长裤,手工的布鞋,他依然儒雅帅气,像个温和的大叔。我当时脑子里想到了风流倜傥这个词,虽然或许跟他的年纪已经有点不适用。而牡丹,她还像个三十岁的少妇,特别动人。她梳着大光明,道姑头,穿着很素净的青花瓷及膝旗袍,裸着白白的小腿蹬着一双尖口青色布鞋。她不再是大浓妆了,她的眉眼很干净,只有唇上有着色,复古的橘红,配着白底兰花的旗袍,美极了。她看到我竟然大哭起来,她说,一朵,你受苦了,姆妈对不起你。我有点愕然,因为我没有看到一朵,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到过一朵了。7.大三的暑假有一半时间我都在精神病医院度过,刘老师跟白牡丹一直陪着我。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

刘老师在我小时候告诉他有鬼时,他就觉得我因为父亲的死患上了抑郁症,他万万没料想我患上的不是抑郁而是遗传性精神分裂症。爸爸去世后我就有了被迫害妄想症,总觉得有鬼住在我家房子里,他们要杀掉我,我没有地方可藏,没有人可以依靠,我没有任何安全感,长期沉浸在巨大的恐惧中。心理医生说我太缺少刘向阳的正面与阳光,又害怕家里父亲走后的沉默与黑暗,所以才有了“阳阳”。在别人看来,阳阳和一朵的某一部分都是幻象,而在于有精神分裂症的我,却一直分不清真实与幻觉,我一直把阳阳当作了真实的自己,把自己的另外一部分也就是一朵,选择性的排除在外。对,事实是,阳阳是我,一朵也是我。在医生跟我讲这些的时候,一朵就站在窗子边对着我笑。我依然觉得一朵是另外一个人,而我叫何阳阳。我的初中高中到大学,我也一直告诉大家我叫何阳阳。医生说,那个真实的一朵,有一些问题的一朵,怕鬼的一朵,被我隐匿了起来,成了我幻想中的邻居。我的姆妈也成了我的邻居,我叫她牡丹阿姨,而我在爸爸走后就长期住在姨妈家,偶尔回去也是去看幻想中的另外一部分自己——一朵。他还说,很多这种病症不严重的有自愈的,但是也有很多严重的永远没能恢复正常,还有非常小的一部分人,在家人的爱护和药物治疗下,变正常了。

他说,你的状态不错,以后就以阳阳的名字生活没有任何问题,不喜欢一朵,可以永远不用。只是他没告诉我,我的病症有一部分来自于遗传,我有可能会复发,也有可能复发后又被治愈,或者永久性不能治愈,我甚至还有可能把这些带给我的孩子,虽然只是几率。就像我那美丽的妈妈白牡丹,她四十岁疯了,然后在刘向阳的陪伴下,她又好了。可是谁知道哪天,她还会不会再次发疯呢?在我回校的前一天,刘向阳跟白牡丹领了证。没有大操大办,仪式非常简单,两家人和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亲戚,坐在我曾经很惧怕的院子里吃了一餐异常简单的饭菜。而一朵,她也来了,她就坐在青石台上对着我笑。我看看一朵,再看看白牡丹。白牡丹穿着布鞋和自己改良的宽松旗袍,系着围裙忙碌,就像一条穿梭在水里游泳的鱼,既欢快,又幸福。8.结局一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存在精神良药。今年我已经27岁,在做着一份广告策划的工作。有很多人喜欢我,追求我。我经常走在前面,听着渐行渐远的路人说,啧啧,穿旗袍也能穿得这么美。我的生活应该说,算是进入正常状态了。只是,姆妈和刘叔叔每年都坚持带我去看医生。哪怕医生说,状态不错。他们也依然坚持叮嘱我每晚吃一粒药再睡下。我知道,他们是不想有一天我也成为姆妈曾经疯癫时被人捉弄的样子。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

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

这么多年过去,一朵还是会时不时的出现,她站在角落里对着我笑眯眯的招手。我偶尔跟她讲话,只是学会了背着人。我还学会了伪装的生活在这个世界。我告诉医生,我已经没有了幻觉。结局二时间与爱应该是最好的愈伤良药。今年我已经27岁白牧丹,在做着一份广告策划的工作。有很多人喜欢我,追求我。我经常走在前面,听着渐行渐远的路人说,啧啧,穿旗袍也能穿得这么美。我的生活应该说,算是进入正常状态了。只是,我依然听姆妈的话,坚持每年去看医生。哪怕医生说,状态不错。我也依然坚持每晚吃一粒药再安心睡下。这么多年里,我见过一朵的次数可数,她每次都站在角落里对着我笑,对着我招手。昨天,我又见到一朵了,她站在我租住的房子门口说,永远不见。望着陪伴我这么多年的一朵,我仰起脸,再仰……鼻子好酸。一朵,再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及内容相关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QQ:107759983,立即清除!

转载声明:本文由茶叶百科网(www.chayew.cn)发布,未经允许禁止复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chayew.cn/post/7768.html


转载请注明:茶叶百科网 » 白牧丹到底是什么茶(白牡丹茶冲泡的颜色是什么样)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